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号外丨三位玉环人主演的电影,入围国际电影节

号外!号外!
三位玉环坎门东沙人首次“触电”
入围多个国际电影节

  玉环坎门东沙村的农村指导员赵春庆参演的影片《星星》入围了英国启航国际电影节(The Lift-off)电影新人单元及首尔古罗国际儿童电影节,据CCFC浙江理工大学影视研究中心的导演陈阳说,赵春庆与姑丈庄小福、儿子赵泽瑜说不定都有机会去国际电影节的红毯上走一走。

微信图片_20200119091859.jpg

怎么回事?
影片《星星》讲的是啥故事?
为什么三位东沙人会参演
别急,来看

电影《星星》

  影片《星星》讲述的是自闭症孩子星星的故事,他与爷爷相依为命,爷爷怕他走失,用绳子将两人连接,但是某天一道光降落,星星不见了,他去了哪里?影片留下了开放性结局。
  影片共有三个角色,主角星星、星星的爷爷与杂货店老板,都由东沙人扮演。在东沙渔村拍摄的影片入围了国际电影节,初次“触电”三个人或有希望去走红毯,这样的情景是当时的他们所无法展望的,但当画面伴随着抒情的音乐缓缓展开时,他们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夏天。
“爷爷”庄小福:
第二天我不想拍了

微信图片_20200119092616.jpg

  庄小福85岁,他远比实际年龄看上去要年轻得多。在影片里,他饰演爷爷。
  在适当的年龄扮演适当的形象,他是本色出演。他不知道什么叫演戏,只是听从导演陈阳的指示,陈阳叫他一遍遍喂孙子“星星”吃面,从东沙推着自行车到钓漕,一直走来走去,第二天他就受不了,提出能不能换人。赵春庆、陈阳连番上阵,发动柔情攻势,并且许诺只拍三天,一定会按照规定的时间完成拍摄,他这才同意。

微信图片_20200119092618.jpg

  2019年的夏天过去后,日历翻到了2020年,他已经忘记了在夏天的晨昏自己做过的那些无意义的事情,在东沙的海堤上一遍遍地牵引着绳子,带着手电筒在家门口的海滩上照着天空,照着远处漆黑的茫茫的大海,他并不知道做这一切的用意为何。
  直到他看到了电影。

微信图片_20200119092629.jpg

  原本熟悉的东沙渔村在电影画面里,海韵悠然,那条时常来去的应东隧道,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他看着自己牵引着“孙子”,走过那漫长的绘有蓝天白云的网红隧道,在坎门的街头周围走,影片中的自己是自己又不似自己。
  庄小福的第一次“触电”,糊里糊涂开始,又糊里糊涂结束,但他观赏这部影片的时候专注又认真,不了解剧情,不妨碍他审视自己的表演,谁也不能透过他脸上的沟壑丛生去了解他内在的真情实感,但在影片结束后,他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没我什么事了吧?那我先走了。”
  看完电影后,他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颇有一些隐士的风骨,或许作为一位与大海与风浪搏击过一生的东沙渔民,拍电影与捕鱼,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杂货店老板”赵春庆:
影片里的东沙真的很美

微信图片_20200119092633.jpg

  2019年8月,赵春庆在朋友圈看到陈阳发的一条消息——哪里有海边民宿可以介绍,价格实惠一些,我们需要拍个影片。他马上联系了陈阳,“赶紧来吧,东沙很欢迎你。”
  陈阳一行五人过来,他们预算有限,赵春庆为他们联系了东沙渔村的青创空间,“青创空间是一个半公益性青年创新创业孵化平台,主要服务台湾、玉环两岸的青年创业者,也想和各地高校进行合作交流,例如打造学生实习基地这样的形式,旨在挖掘两岸特色,发挥文化交流作用,助推文旅产业发展。”赵春庆说。
  摄制组那几天都是在青创空间打地铺睡的。赵春庆为他们免去了住宿费和三餐,甚至帮他们“选角”。庄小福差点失去了“爷爷”这个角色,“我一开始找自己的父亲和附近小卖铺的老板,他们说这怎么行呢?直接拒绝了我。后来我就找到了姑丈,听说我要帮忙,他马上来了。”演员仅有两个,但是故事里还需要杂货店老板,赵春庆只能迎难而上。
  “这些大学生素质都很好,吃苦耐劳,专业水平也很高。”赵春庆竖起了大拇指。

微信图片_20200119092637.jpg

  那几天,他与摄制组一起工作,身肩选角、选景、场务、调度、顾问等多职,亲身见证了这部影片《星星》的诞生,“故事脚本和创意都很好,也呈现了东沙渔村一小部分的美。”赵春庆说,自己作为东沙人,一直想借机会推广东沙、宣传东沙的美,特别是这种影像画面无惧岁月更迭,又能通过艺术手段包装、展示,让更多的人都看到。
  “所以陈阳告诉我,这部电影入围多个国际电影节后,我特别开心,说明更多的人看到了这海隅一角的美丽村落。”


“星星”赵泽瑜:
我不想与这世界格格不入

微信图片_20200119092640.jpg

  他饰演星星,影片主角,一个自闭症孩子。
  “星星的孩子”是所有自闭症儿童的昵称,他们生活在自己的星球上,有着自己与世界的特殊沟通方式。起初赵泽瑜不知道自己要饰演一个自闭症儿童,知道了之后,他哭了很久,他害怕自己也成为那样的人,与生活着的世界格格不入。所以拍摄过程中,他一直在闹脾气,他问自己为什么没有台词,为什么要不停走来走去。
  11岁就读环山小学四年级的赵泽瑜,他的暑假,本想抱着手机和电视机,不应该从清晨到深夜,都在做着些无意义的动作。

微信图片_20200119092644.jpg

  他记得很清楚,在妈祖庙,他被画上了满脸的毛笔字,毛笔极轻微地点在他的脸上,他轻轻翕动着睫毛,想摆脱那些如羽毛搔动的触感。甚至他被抱上了一条小船,在寂静的海里飘着,他起初觉得好玩,后来在轻缓的波动中睡了,海风轻柔,他又回归了无需拍摄的自在日子里。
  在影片中,赵泽瑜没有一句台词,但是特写中,男孩清澈又安静的眼睛很打动人。有这么一幕场景,星星在海堤上张开手臂,风鼓胀着他的上衣,那种纤细又脆弱的美感与真实的赵泽瑜并不相同,但意外地勾动着观看者的心,将主角星星诠释得很好。
  当影片开始播放,所有人聚拢在一起欣赏去年夏天的作品时,赵泽瑜哭了。泪水汹涌,他抽泣着,愤怒地直抒胸臆,他讨厌“星星”这个角色,所以他要畅快淋漓地表达自己。
  在大人劝慰下,赵泽瑜终于停止了哭泣,但他要求从此以后不能再提“星星”。大家答应了他,他这才满意地开始玩手机,安安静静的样子,与影片里和世界存在隔阂的孩子重叠了。


导演陈阳:
我们会来东沙拍更多片子

微信图片_20200119092648.jpg

  2019年的夏天对陈阳来说只是重游旧地,他与赵春庆相识于2018年,当时他带队来东沙渔村拍Vlog,那段时间,秀美的海边渔村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当赵春庆在微信里一跟他提起东沙,2018年夏天的回忆立刻涌上了心头。
  “东沙渔村非常符合我影片场景的要求,依山而建的石头房,辽阔的大海,甚至还有影片中我们所需要的具有象征意义的场所,周围都有,所以我们很快确定了拍摄地点。”陈阳带着自己的摄制组远道而来,得到了东沙人的很多帮助,“影片讲的是自闭症孩子的故事,但是我们不想把这个本就沉重的话题拍得更加晦涩,所以当孩子出现在拥有辽阔大海的场景里,那种反差感会加大,也会让画面充满更多的想象空间。”
  影片拍了三天,这些时间里他们在海堤上走来走去,架着器材拍摄,“东沙很安静,没有人围观打扰,大家都保持了必要的分寸感,所以当那些生活场景出现在影片里,我们也没有特意去处理它,故事里的两位主角在演绎着自己的人生,而出现在影片中却游移在故事外的人在过自己的真实人生,让影片里的生活气息特别浓郁。”陈阳说这种真实感,或许也是能入围多个国际电影节的一个重要原因,它使这个影片脱离了匠气,更显真诚。

微信图片_20200119092652.jpg

  摄制组像风一样来,又赶在台风登陆之前匆匆离开。夏天的海边,有彼此之间套着绳索的老人与孩子,也有带来辽阔海洋气息的海风,在燥热之中,“利奇马”带着摧枯拉朽之势来临。“很多场景都是赶拍的,像孩子在船上的画面,我们是在台风前夜拍的,整个影片看起来很舒缓,其实背后我们都在抢时间。”
  影片中的最大惊喜还是当地方言的运用,“方言特别有味道,所以我们决定保留它,甚至这个字幕,都是我回去后找台州同学翻译的,也让整个影片增色。”
  陈阳说,影片制作完成之后,他向多个国际电影节寄出了影片,近期已获得英国启航国际电影节与首尔古罗儿童国际电影节的入围通知。
  那些在东沙燥热海风中度过的夏日长夜始终令陈阳难以忘怀,这种回忆也在一次次后期制作中逐渐加深,“影片制作完成之后我们又反复看了无数次,大家都特别满意,从电影拍摄理论出发,这叫‘意大利新现实主义’,选用实景拍摄和非专业演员,通过导演的调度去掉他们对镜头的恐惧感,才能呈现出厚重的真实感。”
  “我很喜欢东沙,希望以后能有更多机会来东沙渔村拍影片。”陈阳说,他要将东沙渔村的美丽展现在世人面前。


来源:无限玉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