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作家王寒笔下的"梅童鱼”,渔民一网下去竟有20万斤!

  这两天,一段渔民发的小视频刷屏了!
  “上一水千金,这一水万金,让人真的喜极而泣,苦中求乐,注定又是个丰收季。”
  鱼多成什么样?看看视频就知道。鱼堆鱼,层层叠叠,密密麻麻,随着海水涌动,隔着屏幕,就能感受到。
  视频中,响起爽朗的笑声:“(这么多)拿都很难拿上来了!”
  这条短视频,是3月8号下午“浙岱渔03178”船员拍摄的,拍摄地点在1892海区,从岱山衢山岛出发约20个小时。
  9号晚上8点多,浙岱渔03178号船老大魏其勇的船刚刚抵达定海西码头,魏老大这次回港带回的满船小黄鱼,全部来自视频上的那一网。
  “我们捕的其实是梅童鱼,梅童和小黄鱼是近亲,舟山人说梅鱼、梅童鱼、小黄鱼是三兄弟,但是一般人还是喜欢总称为小黄鱼,其中,梅童鱼辨识度最高,因为它的头最大,又叫‘大头梅童’。这次捕捞的梅童鱼个头不大,一斤有十七八条左右。”
微信图片_20200311095319.jpg
  魏老大一网捕获的梅童鱼远远不止卖掉的这些。
  “捕上的时候,毛估估一网有20万斤左右,拿都拿不上来,光捞上来我们就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网里还有很多很多鱼,我们船小,装不下,只能装载4000箱,一箱40斤重,共16万斤,一船都装不下的鱼,剩下约4万斤,还给海龙王了。”听得出来,魏老大笑得很开心。
  魏老大是岱山衢山凉峙村人,19岁开始捕鱼,今年43岁,做了12年船老大,这还是第一次一网满船。
  魏老大3月5日出海,到了作业海区,渔船找到鱼群的时候,惊喜了,“鱼探仪上显示,鱼群好似一只劈开的西瓜,密度太厚了。”
  他把渔网放了下去,一张渔网长200多米、宽80米,面积大过一个足球场(足球场地一般长度90~120米,宽度45~90米,面积大约7140平方米)。
  到了第二天,渔船开始收网。一收,船上所有人都惊呆了,有船员掏出手机,拍下了这段视频。
  “就像你们视频上看到的,网里全是鱼,密密麻麻,整个渔网都浮了起来。”
微信图片_20200311095323.jpg
  岱山渔民捕捞的小黄鱼密密麻麻的
  这么多鱼,连怎么收网都是一个大问题,“肯定不能直接拉上来,只能分批次用机器吊上来,吊一次大概两三千斤左右。”
  整整花了一天的时间,渔船上的箱子全部装满了,渔网里还是密密麻麻的鱼。
  当天,也就是8号晚上,魏老大调头返航了。
  平时,他出海一次捕捞基本上在10天以上,从码头到作业海区,渔船要航行20个小时。这一次,连出海返程一共40个小时算上,只花了4天时间。“晚上卸完货,明天一早我们继续出海捕鱼。”魏老大说。
  让魏老大有点心酸的是鱼货的价格,才卖了2.4元一斤,“去年这个时候,梅童能卖到三四元一斤。”
  2月到4月,是小黄鱼的汛期。今年的小黄鱼特别多,魏老大说,渔民兄弟们平时都有交流,“其他渔船捕捞到的小黄鱼也非常多。”
微信图片_20200311095327.jpg
最多的是小黄鱼
虾蛄和带鱼少了

  这两天冷空气来了,回码头的渔船比较多,舟山国际水产城交易服务部副部长胡雷平说,渔船带来了丰富的水产品,其中,最多的是小黄鱼。
  “每艘船带回来都有三五千箱,一箱40斤左右。价格要比往年便宜,码头上的统货(指未分拣的水产品,大的小的、肥的瘦的都有)价格约200元一箱。一斤大概10-11条左右。”
  “虾蛄少了,价格也高了,大的虾蛄批发价要30多元一斤,小的也要10多元一斤。带鱼基本上没看到,比较常见的还有安康鱼、玉秃、鲳鱼、虾等等。”
  四十出头的温岭船长大江,从2月19日船上复工之后,就一直在海上。跟随他出海的,还有10位船员,他们中大多数是80后。
  “我们是捕捞虾蛄的船,主要在近海捕捞。”大江说,虾蛄的产量并不稳定,有时捞起来一网比较多,有时是稀稀拉拉没几个,但让他意外的是,今年捕捞上来的小黄鱼和安康鱼的重量超过了虾蛄。
  “每天都有托运水产的船在近海送货,我们的海产都是当天委托他们运上岸去销售的。”在岸上负责销售海产的,是大江的妻子和姐姐。鱼市每天晚上10点开市,到次日早晨6点结束。
  “她们很辛苦。”大江说。

现在是小黄鱼汛期
渔民在渔船上不爱吃清蒸小黄鱼

  宁波江东水产批发市场总经理戎永敢说,“现在是小黄鱼汛期,主要还是吃小黄鱼。不管是梅童、梅鱼还是小黄鱼,宁波人最喜欢的吃法还是清蒸,或者放点咸菜,咸菜小黄鱼汤。”
  这一点,普通市民跟渔船上的吃法完全两样了。
  魏老大说,他们渔船上不吃清蒸小黄鱼。“为什么?因为忙,又麻烦,清蒸要一个碗一个碗蒸,哪有这闲工夫,我们一般就是直接红烧,放点油放点酒烧熟,要么放点盐腌上几个小时,用水一煮就行了。”
  浙江著名的乡土风物作家王寒有一篇专门写“梅童”的文章:

大头梅童

  梅童鱼长得童稚可爱,头很大,所以又叫大头梅童。温州有歇后语:一篓梅童鱼——都是头。别地有称它“大头宝”的。“大头宝”的名字简直就是昵称,这跟当娘的唤自家的小宝贝,叫什么“心肝宝”一样。有些女人,还喜欢把自家的小宝贝,肉麻地叫成“肉肉”。这“大头宝”三字,也有说不出的亲昵。
  关于梅童鱼,有个传说,说东海龙王张贴皇榜为小龙女招东床驸马,梅童鱼托箬鳎鱼(比目鱼)去做媒,怕箬鳎鱼讲不到位,自己躲在龙柱下偷听。没承想,龙王听说梅童鱼想娶它家女儿,恨梅童鱼不自量力,一巴掌下去,把媒人箬鳎鱼的两只眼睛打在一起。梅童鱼见势不妙,起身就溜,一头撞在龙柱上,额角肿得像铜锤般大,所以成为大头梅童。看来,无论是龙宫还是天庭,结婚,都讲究门当户对。不过,梅童鱼真要是娶了“高干子女”小龙女为妻,估计婚后的日子也未必那么轻松自在。
  梅童鱼跟黄鱼是叔伯兄弟,黄鱼有七兄弟——大黄鱼、小黄鱼、黄姑鱼、梅童鱼、鲵鱼、黄唇鱼和毛鲿鱼,都是石首科。《台州府志》里写到黄鱼:“其小者曰‘郎君’、曰‘黄衫’。又其次盛于春者曰‘春鱼’,仅尺许。”至于梅童,则是:“似石首而小,黄金色,味颇佳,头大于身,人呼为‘梅大头’。出四明梅山洋,故名‘梅鱼’。或云:梅熟鱼来,故名。”梅童鱼颜色金黄,形似幼年的大黄鱼,不识货者叫它小黄鱼。其实,梅童鱼就是这小细模样,再长也长不成黄鱼的,真正像黄鱼的应是黄姑鱼,仅次于大黄鱼、小黄鱼,位居老三,又称“黄三”,按《台州府志》的说法,应是“黄衫”。
微信图片_20200311101941.jpg
微信图片_20200311101945.jpg
  截图自@海鲜之家 抖音视频
  有一次到上海,上海的朋友郑重其事地说,晚上请我到她家吃小黄鱼。架不住她热情洋溢的邀请,再加上在上海一周,吃多了甜腻的上海菜,我抱着很大的期望,穿越了大半个上海城去她家。她在厨房里忙活了老半天,结果端上来一看,是梅童鱼,而且因为冰冻过久,肉如棉絮,一点吃头也没有。


来源:都市快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2018 台州城市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576-81880190 公司名称:台州易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客服QQ:191987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