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三代“垦荒人”的大陈印象:荒岛→渔岛→休闲旅游岛

“我爷爷眼中的大陈是荒岛,
我爸爸眼中的大陈是渔岛,
我眼中的大陈是美丽的休闲旅游岛。”


  63年前,一艘大木船风雨飘摇中从浙江宁波象山来到一穷二白的台州大陈岛。陶尚玉夫妇带着几个年幼的孩子来到这个陌生的岛屿,一垦荒就是一辈子,一扎根就是三代人。

微信图片_20201004122103.jpg

  台州大陈岛风光。椒江发布供图
  陶尚玉回忆道,1957年,一名乡镇干部敲开了他们位于象山的家门,说了什么他记不清了,只知道父母告诉他,“我们要去大陈岛了。”


  陶家三代合影。椒江发布供图
  那一天的风很大,年仅7岁的陶强法懵懂地随着父母登上了那艘大木船。他不知道,这一趟远行至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从此记忆中那个模糊的家永远成了过去。而远方那个小岛,开启了他全新的人生旅程。和他们一起登船的有近20户家庭,大多都是附近村庄的渔民和农民。
  垦荒岁月清贫而充实

  1956年至1960年,467名青年响应团中央“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号召登上大陈岛,奋力垦荒。
  来到大陈岛后,陶强法的父亲陶尚玉上船带那些垦荒队员出海捕鱼,而他的母亲郑秀英则教垦荒队员做农活。那时,陶强法一家人住在浪通门一个漏风漏雨的破房子里,日子清贫而充实。他印象中,当初的大陈岛破破烂烂的,到隔壁村得爬山绕很久。
  垦荒队员大多比陶强法大十几岁,陶强法记不清他们的脸,但他们黝黑而有力量的手臂、冬天里皲裂的手、煤油灯下的窃窃私语,却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我爸的渔船有时候一走就是一个月,我们日常在食堂吃饭,基本就是一块豆腐块大小的米饭,吃不饱也饿不死。”陶强法说,当时虽在海岛,但能吃到的海鲜只有带鱼。渔船归来,船上那些海鲜都是要上交的,可望而不可及。
  1960年,垦荒队员完成了历史的任务,他们在陶尚玉等一批“老师头”的带领下迅速成长,捕鱼的捕鱼、养殖的养殖、种地的种地……来时是懵懂的青年,走时已是捕鱼、农活好手。
  经过5年垦荒,大陈岛的变化翻天覆地,断壁残垣变成了整齐的房屋,小路修成了大路,筑坝造起了水库,还有了电灯,学校、医院、文化站、广播站也都相继建立。
  渔民的“黄金年代”

  作为大陈岛职业“船老大”一员,陶尚玉几十年在海上讨生活。航行轨迹最北到江苏渔场,最南到闽东渔场。
  1966年,16岁的陶强法作为家里的老大,只得辍学和父亲一起下海捕鱼养家。
  “上了船之后,方知父亲这辈子的辛苦。”陶强法说,“一般一次出船在三四天时间,总是日夜不停歇地捕捞,一网放下去大概45分钟,就趁这个间隙稍微眯一会儿,尤其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非常难熬。”


  游客在陶晨波的养殖基地体验黄鱼捕捞 。椒江发布供图
  “做学徒、做伙夫、跟着师傅拉网、收拾海物,永远在摇晃的渔船,挥之不去的鱼腥味,总也干不完的活,总是睡不够的觉……”陶强法说,以至于到现在,偶尔还会在半梦半醒间恍惚起来,觉得自己又回到了船上。
  就这样在船上熬了10年,凭着吃苦耐劳、努力拼搏,陶强法终于从船员“熬”成了船老大。
  彼时,大陈渔场桅杆林立、白帆点点,数以万计的渔民在此“讨生活”。陶强法所在的生产队,每个月的产量都稳居前二。凭着这份实力,他成为机动船的船老大兼卫星远洋队队长,最远航行到东北,打破了陶尚玉的远洋纪录。


  大陈岛夜景 水水 摄
  这是他一生最值得骄傲的时刻,正如日子越过越红火的大陈岛。
  “那时候渔民的收入很高,大陈人比陆地上大多数人富裕,很多台州椒江的姑娘都愿意嫁到大陈来。”陶强法笑着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很难相信,也就几十年间,那个荒芜一片的海岛会成为一个如此热闹的地方。
  后来,陶强法还先后担任了原卫星村党支部书记、椒江区党代表、大陈镇梅花湾村党支部副书记等,为大陈岛发展贡献力量。
  21世纪以来,海洋资源日渐匮乏、渔民收入锐减,大陈渔场风光不再,陶强法又率先跳入休闲旅游的“蓝海”,成为岛上一家宾馆的老板。
  续写海岛新故事

  秋天的大陈岛,碧海蓝天、风光旖旎,迎来旅游旺季。陶强法开的宾馆坐落于大陈岛梅花湾商业街,是岛上经营最早的宾馆之一。他喜欢与游客闲聊,热心地介绍大陈岛的风土人情。
  在陶强法和客人热聊时,陶强法的儿子陶晨波搬着放满冰鲜的泡沫箱子,跑进跑出。陶晨波带来的新鲜海货,很快被他分为几份,大份放入宾馆后厨,其他的分成几个小箱子。这些是游客点名要带走的特产——大陈黄鱼。
  在浪通门海域上,陶晨波有一个黄鱼养殖基地。他说:“今年在深水网箱养了2万条黄鱼,还养了海鲈鱼、海鲫鱼等,一年忙到头,旅游旺季时还要到宾馆帮厨管理。”
  对于陶晨波来说,祖辈、父辈的垦荒,只存在于儿时听说的故事里。他的出生、成长在大陈岛渔业飞速发展的时期,后来虽然海洋资源匮乏没落了。他自称为“新时代渔民”,接过父辈“靠海吃海”的接力棒,只是吃法已大不同。


  大陈岛夜景 水水 摄
  如今,陶晨波不用像父辈、祖辈一样远洋出海,他每日只需搭乘小船去不远处的养殖场,看看情况、进行投喂、定时捕捞就好。
  他除了养黄鱼,还养杂鱼提供给岛上的饭店。宾馆加养殖,年收入近百万,忙虽然忙一点,但日子过得充实又富足。现在他又跟几个朋友商量着做海鲜深加工,拓展市场渠道。
  国庆长假里,游客络绎不绝,一船船游客来此赏海景、吃海鲜,重走垦荒路。如今,海岛旅游发展实现了产业转变、渔民转业、乡村转型,岛民收入是15年前的近5倍。
  “我是土生土长的大陈人,我爷爷眼中的大陈是荒岛,我爸爸眼中的大陈是渔岛,我眼中的大陈是美丽的休闲旅游岛,我们一家三代人见证着大陈之变。”陶晨波说。


来源:中国新闻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神点评(1)

tzlqygq 2020-10-4 21:12:5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2018 台州城市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576-81880190 公司名称:台州易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客服QQ:191987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