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台州有一群年轻人的“中间路线”:这就是我的理想生活

“逃离北上广”的升级版
是一帮青年来到三四线城市后
带火一座城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10906154252.jpg
年轻人在台州做田野调查

我们曾探访了三个城市——
台州、泉州和宁波
在这儿
有人从北京逃离
情愿在台州继续996
也称之为“滋养的日子”
有人把“乡土”的宁波话写成歌
成了新生代乐队中的翘楚
还有一帮文创青年
把古城泉州带入人们的视野
摇身一变成当下最火的文青据点


他们留在家乡或来到小城镇
不是为了避难或躺平
是为了找到心中理想的生活
甚至带来了对这些三四线城镇
翻天覆地的印象的转变
做的事或许都不赚钱
但都打心里认可这事儿有价值
“反正还年轻,不如试试看。”
今天带大家走进
台州的这些年轻人
听听他们的故事

待在台州的年轻人

  在浙江台州,有一群年轻人退出了大城市的激烈竞争,又不愿过按部就班的日子,他们走出了一条“中间路线”。


  有人剑桥毕业,放弃千万年薪回家乡开图书馆;有人一年只休息10天,抢救老城的非物质文化;有人白天在医院上班,晚上办剧团。他们有的从大城市来,有的本就是台州人。

格叔


在台州继续996

  住在台州临海的80后格叔一天要打两份工。早上他是一名摄影师,七点按时去单位上班,这份工作他已经做了11年了,不图升职加薪,图的是稳定的收入之外,那点自由的时间。
  傍晚5点他准时下班,赶去永安路的小院里工作到11点。他在这里创立的文化公司“五月”,如今已成为台州最有名的推广本地文化的团体。

格叔和紫阳街的老人家聊天


  过去的一年,他只休息了10天。每周工作7天,每天睡5个钟头、喝6杯咖啡,头顶日渐稀疏,语速和脚步一样飞快。除了做公众号,他要办艺术节、组织城市活动,还要联动其他小城的文化组织。
  “何止996,老婆都找不到我。不过她很放心,知道我肯定在忙。”

书店老板然羽


  小镇里这么忙的不止格叔一个。就在几条街开外,有一家书店名叫“再望”。书店老板然羽、书店的义工老五、陈十八都在同时打两份工。
  然羽在2017年书店开起来的时候,正怀着二胎,开书店就是为了“做点自己想做的事”。
  书架上以艺术、摄影和文学类图书为主,虽然卖得不太好,但是不妨碍她乐在其中。

书店周末的读诗会


  老五是做医药器械的,但他一有空就往书店跑,每天至少花2小时翻书,看到好的就联系出版社给书店进书。他还在书店创建了一个剧团,做《李尔王》《枕头人》读剧会,也会自己写剧本自己导。
  陈十八的本职工作是银行职员,业余时间写诗。周末他在书店办分享会,介绍双雪涛和杨超越(他是铁粉),他还办了有且只有一届的“台州匿名小说家比赛”。
  台州经济发达,“2020年城市GDP百强榜”中,台州位列第43位。本地人讲究日子要过得“需佛(舒服)”,这里的小餐馆,过了饭点就关门,绝不为了多赚钱而耽误自己的生活。
  这些996的年轻人,在这里仿佛是个异类。到了小镇还这么忙,他们图什么?



2.0版逃离北上广

  格叔因为一次招聘的机会来到了台州临海,一年十几万的收入,在这里足够花,工作内容轻松没压力。他喜欢上了小城的“慢慢悠悠、野生和包容”,决定落脚下来。
  过了几年,在北京做外企的女朋友也搬了过来,他们在这里成家生子。


格叔为手艺人拍的照片

  镇上有好多手艺人,身为摄影师的格叔,开始在业余时间给这些手艺人们拍照片——编草编蒲扇的、弹棉花的、制杆秤的、做棕绷床的。他把他们的故事传到网上,聚拢了第一波年轻人,加入他的文化公司“五月”。

章瑾

  一小时开外的台州三门县,有一间“有为图书馆”,是一个80后剑桥毕业生创办的。
  她叫章瑾,三门人,30岁之前的人生轨迹堪称小镇青年的完美范本:读本地最好的高中,通过高考离开小城,读了剑桥,在顶级金融公司做IR(投资者关系)。用三门人的话来讲,“章家的独生女,是替老板去买油田的,有出息。”
  在她的金融精英圈子里,多数人计划着35岁之前实现财富自由,年薪达到2000万,可以的话买一架私人飞机。

有为图书馆三门老馆

  如今40岁的章瑾,月工资为0,辞掉原本的工作,也不拿图书馆的薪水。她想证明,年轻人做微小的行动也可以撬动一个地方,有自己的价值。
  她办这个图书馆的首要目标是解决“小镇做题家”的困境:如何寻找自己的兴趣,大学该选什么专业,课外可以有哪些阅读来拓展视野,社会和职业市场上有哪些最新的信息。
  图书馆逐渐发展成三门市民的一个公共空间,2012年至今,图书馆累计阅览人数23万,而三门人口不到40万。

图书馆的孩子们

  最早来图书馆看书的三门孩子李晨,受到念人文学科的志愿者的鼓励,最后选择去俄罗斯圣彼得堡攻读社会学专业,假期就回来做志愿者。
  她妈妈来得更勤,活跃在图书馆的妈妈们组建的女性互助小组,最近在乡下做幼童的性侵保护。

“五月”和“有为”团队在紫阳街见面,临海和三门的年轻人时常互相串门

小城给予了更多成长的时间

  格叔最早来临海的时候,当地话一句也听不懂,别人骂他也笑脸相迎。
  如今他自称临海人,还呼朋唤友引进新人。他前几周刚把自己的发小一家从山西喊来临海买房定居。
  在这之前,他邀请纪录片导演张迪生,把精酿酒吧开到“五月”的院子里,名字叫“重逢”。张迪生一来,一帮搞电影的朋友也来了。
  但很多年轻人也待不下去,还是会走。外地来的官员,多数呆两年左右就会提辞职,格叔团队里的人也是,呆满一年就算老员工。

老员工老胡在做分享会

  但老员工老胡已经在这工作五年了,她小时候是留守儿童,现在仍然内向,敏感。但临海的人们很温柔,给她耐心,让她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团队核心。这五年,老胡所积累的人脉和视野,是在大城市的一个常规工作岗位难以想象的。
  “别人跟我说,因为我做的事让她感觉在临海的生活有变化。我听了好开心,自己有创造新的东西,不是杯水车薪的。”

来源:一条微信公众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说点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2018 台州城市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576-81880190 公司名称:台州易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客服QQ:191987415